乡村振兴,重塑中国人的根与魂

搜狐焦点韶关 2019-10-04 00:11:07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十年前起就致力于乡村发展,也正对冲乡村凋零的加速期,乡村都强调硬建设,那时候我的文旅工作对应的解决方案更侧重于区域整体规划、度假区景区创建以及地块开发建设,多半是与城市地产,康养地产,旅游地产等的绑定在一起。

乡村振兴,重塑中国人的根与魂

这几年都是一年有两百多天不在北京,全国各地考察、学习、指导、评审项目,说好听的是指点江山,实际上跟所有人一起经历甘苦安乐,今年更是。

考察项目要面对解决的绝大多数都是方向、资金、运营、管理、人才的问题,有的地方的认识还是依旧不重视顶层设计,有的地方的认知局限受整个区域的发展客观条件约束,有的地方一个村长书记的认识甚至超过了县里的市里的领导干部,有的地方土地开发权益受限,有的地方各个部门撕扯利益纷争,有的地方破坏土地红线肆意开发,有的地方政府和企业发展方向冲突,有的地方管委会带头人认识不足,有的地方两层管理运行机制。

各有各的好,各有各的难。

走的是全国各地,对话的是兄长领导父母官企业家,对我冲击最深刻的永远是生我育我长我的乡村。

十年前起就致力于乡村发展,也正对冲乡村凋零的加速期,乡村都强调硬建设,那时候我的文旅工作对应的解决方案更侧重于区域整体规划、度假区景区创建以及地块开发建设,多半是与城市地产,康养地产,旅游地产等的绑定在一起。

三年前振兴乡村才算是步入正轨,才开始有民宿、小镇、综合体、庄园这些概念和项目,我也有幸主导了一些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民宿以及一些研学旅行基地的项目。

2018年是个标志年,是乡村振兴的元年,与乡村的关系更为密切了,乡村振兴渐渐走向全程振兴服务的道路。

2019年是个关键年、转折年,尤其在宣传引导组织建设以及各方面的实践上,乡村振兴为全社会打开了一扇窗。

一、中国人的根与魂在乡村。

农业社会是围绕着农耕、土地、房屋这条生命线进行奋斗的,男耕女织、耕者有其田、仓禀实而知礼节。农业社会主要指农村、农业、农民,以及由他们为核心所构建的所有资料的集合。农村、农业、农民也就是我们说的“三农”。

文化是一个人,一个企业,一个国家的最底层的结构。文化是什么,这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文化指的是人文和教化,人文又来自天文,天文来自上古时期的天文观测。教化来自人文和人文传承。这么说也只有中国文化才是正统文化。

有人文和教化,才有文明,文明是人类的发明,自从有了农耕,文明就诞生了。农业社会是孕育人文和教化的舞台。中国不断层的文明,得益于农业社会,得益于乡村。

中国的人的根与魂,在乡村。

二、否极泰来。

改革开放以来,在1982年至2018年间,我国连续出台了20个关于“三农”的中央一号文件;其中2004年以来一共连续出台15个。

这些文件是我国农业农村发展的重要指引,是党和国家推行重农强农惠农富农政策的生动体现,更是40年农村改革发展之路的有力见证。

官方陈述如上。

老子说,治大国若烹小鲜。

城市化和城镇化的四十年就是大火翻炒,有过之而无不及。事实上:改革开放这四十年来,针对“三农”的发展不客气地说,是怎么毁掉的不是怎么扶持的。辩证地看,表面上做了四十年的“三农”工作,实际上也侧面支持了城市化和城镇化的四十年。

2018年国家乡村振兴战略的提出成为最大转折点。一方面预示着以城市地产为代表的城市化城镇化进程的降温,同时也标志着以乡村脱贫,乡村振兴为代表的广大农村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真正的发展机遇。

三、从被动丢失到主动舍弃

乡村的价值功能在于生产价值、生态价值、生活价值、社会价值和文化价值,是构建中国社会文化的重要载体也是主要载体。

生产方式转变、社会发展与转型、产业精细化分工、文化殖民等都导致以乡村为载体的劳动主体、智力主体走向城市,带来乡村的必然衰落。乡村价值功能的丢失在初期还只是被动丢失。

随着城市化和城镇化进行加快,城市房地产的迅猛发展,这时候乡村进入了加速衰落期。也导致了乡村价值丢失进入了主动舍弃阶段。

如果乡村连根与魂都丢了,首先是乡村人自己不能待下去,其次是城市人不可能进的来,这就是过去四十年我们经历的事情,包括现在还依旧在经历,也就是我们从结果上看到的乡村的老龄化,留守儿童和空心化。

千篇一律的城市风貌和毫不往来的邻里之间,必然决定了城市的社会文化在社区这一功能结构上面临构建难题,所以在群落社会性需求上才会出现像是小镇,综合体这样的中间过渡空间。反应在个人上就是因为不健康的饮食、作息,生活方式导致城市病和亚健康。

城市未来一方面是面临走向更新,从城市1.0版本走向2.0系统,走向着重塑造在社区这个社会文化结构上的功能补偿和补充。

但是守着现成的乡村我们为何要舍近求远呢,我们为何又舍弃珠玉捡了芝麻呢。所以城市人同时走向乡村这一介于自然和城市之间的社会文化结构成为一种必然。

四、乡村振兴从前半场到下半场,从硬的到软的。

1、前半场是硬的,是建筑的、道路的、广场的,是设施和投资的乡建。

城市化城镇化以来,乡建一直在搞,搞着搞着就成了城市化和城镇化了。

世界各地的现代乡建毫无疑问都是失败的,从有没有年轻人回家村子还是不是空心村就可以判定乡建是否成功。

日本的大部分乡村基本都空了,根本没有留住年轻人,我们在文创领域、农场领域或者民宿领域看到的一些日本的游学实际上都是极个别的案例,中国的消费者成为这些消费体的支撑者,整个日本一个多亿人口,三千万都挤到东京,农村有多少人,不只有日本人自己知道,稍微调研一下,全世界都知道。

欧洲人出生率那么低,他们都连微信支付都不会用,在中国生活的小伙子都得使劲感谢马化腾叔叔,虽然有巴洛克和洛可可建筑,但是真的是人烟稀少,根本谈不上经济活力。

我们的现代乡建问题很大,很多时候乡建都是应付,乡建上半场突出表现就是从物质上进行配套,表现的硬,建筑,道路,设施和投资:千篇一律的刷大白和粉黄墙,统一的村村通水泥硬化路面,呆板的城市公共配套设施健身器材,不知所以的政府配套资金,基本上就是流于形式的乡建。

从硬件上来说,上半场的乡建基本是失败的,这个和城镇化城市化的路子本身就是相互违背的,一方面进城的人始终想着进城,进一步加速了乡村空心化,想进村的人进不了村,被农村土地政策阻挡。所谓的审美和组织在城市里没有实现,在乡村也很少实现。因为缺少美的基础设施。不管有多少股力量,始终没有合流。

2、下半场应该是软的,是人的乡建,是组织的乡建,是产业的乡建,是生态的乡建,是文化的乡建,是乡村彻底地振兴。

有恒产者有恒心。要治民先富民。这些都是关于产业的老话。没有好的经济基础,人是几乎不受组织约束的。有了好的经济基础,有了好的合作模式,有了健康的组织,接下来就好办很多,所以在把握未来乡村振兴的时候一定更多的考虑到人,考虑到产业,考虑到组织,考虑到生态,考虑到文化。

我们在全国做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的规划的时候就非常注重未来的运营模式,以及人才的引进和自孵化,给一种可持续的模式授人以渔。

对乡村振兴不是几句话就说清楚的,在一个个需要信用重建的小社会,需要消耗组织者和经历者相当的心血,还不一定干的好。

目前即便是在世面上流行的叫的比较开的,通常是政府补贴运作或者有银行贷款,能够实现纯粹盈利的是少数,其一这本身需要时间去打磨产品,其二依然阻挡不了人民进城的脚步。

乡村振兴要面对的问题相当多,但更阻止不了我们勇往直前的决心,乡村振兴是城乡双核驱动的重要一核。

五、乡村振兴,重塑中国人的根与魂

乡村振兴开启的不只是乡村振兴本身,更重要的是他在重启我们的文化建设,重启修复已经走向坍塌的国之四维礼义廉耻。

乡村振兴开启的不只是发展乡村,更重要是它将结束房地产为主体的城市空间活力场,再次重新定义生产关系,塑造消费结构,重建以绿色生态服务健康为主体的新型空间活力场,是供给侧改革的重要一部分。

乡村振兴开启的不只是服务乡村,更重要的是同时服务广大城市人群,借乡村振兴的东风,由乡村提供健康的生活环境,美味的食品和和谐的社会价值。

我们的根与魂在乡村。乡村振兴唤醒了一大批由乡村走出去的人,这是没有乡村生活经历和经验的人无法体味的,她将继续唤醒更多人反哺乡村,振兴乡村。

乡村振兴是一条伟大的路。你我皆行在大道。

乡村振兴这条路才刚刚启航。你我皆任重道远。

乡村振兴最高价值是重塑中国人的根与魂。你我皆全力以赴。

作者:八界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